說到產品推陳出新的速度,大抵全世界的民族都不能跟大和子民相比.
常接觸日本流行文化就一定能發現,他們絕大多數產品的訴求都很一致,那就是“新”!
所以“新發售”一詞不絕於耳~~像最有名的國民車喜美,都出到第八代啦!!!
(不青元:那最新一代的名字不就該叫新新新新新新新喜美?)
阿元承認,“新發售”三個字的確帶給我一種觸動靈魂最深處的美妙悸動~~
彷彿使用了“新”產品,也能給生命注入新的源頭活水,把過去的缺憾不足之處,一併汰舊換新.
前兩天在台隆手創館見著兩件老幹新枝,心頭一熱,忍不住,就把它們帶回家了~
第一件是資生堂山茶花油洗髮精Tsubaki

改版後新出的白色修護型洗髮精

小小一瓶199~不便宜!

過陣子台灣正式上市時的價格一定低廉許多.可惜愛嘗鮮的阿元是等不到那時囉~~
晚上洗澡馬上開來用,一開蓋,香氣撲鼻,比第一代被眾家美女詬病的阿伯髮油味怡人多了.
可惜~這種青出於藍的幸福感覺並沒維持多久,老實說,不論質地~起泡度~洗後效果…它跟紅色Tsubaki都沒啥分別呀!!!!
唉~說到底,不就是改改包裝,換換香味,老酒換新瓶的把戲嘛~實在說不上老幹發新枝啦!!!!


第二件則是號稱“美國馬里蘭州百年老店 歷久不衰明星商品”Rosebud玫瑰花蕾膏

的清涼版-Minted Rose

阿元第一次接觸Rosebud玫瑰花蕾膏是十年前,在舊金山一家二手服裝店裡,懷舊的包裝跟店裡陳舊的商品堪稱絕配.一用之下,愛不釋手~滋潤度高,玫瑰香味迷人,便宜又大罐.
但~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.喜新厭舊的阿元用了一陣子後另結新歡,這一大罐花蕾膏就成了永遠用不完的夢魘,日子一久,香味質變,開罐只剩石油衍生物的刺鼻油耗味,唉~~~
這款新出的薄荷玫瑰除了原有的便宜大罐兼誘人玫瑰香的優點,還帶著超涼的薄荷味,擦上唇,清爽舒暢,精神為之一振,淡淡石榴紅,不必再上唇膏唇蜜,看起來也漂亮得很喔!
阿元這次有信心,一定能在期限內把它用完,因為~就算不拿來當護唇膏,當做“曼秀雷敦”止蚊蟲癢也不錯唷~~~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