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在紐約的第三天是一個陽光普照的好天氣,可是大晴天不表示溫度高,阿元錯估氣溫,穿著我單薄的芭蕾舞嬢行頭又是冷的直發抖.照例在地鐵迷了一下路, 順利抵達Natural History Museum.
這兒最有名的就是龐大的恐龍化石收藏,
林旺看不到車子,有點意興闌珊,法蘭克卻用力懷念起倫敦的自然歷史博物館來,誠然,大英帝國數百年的強取豪奪,收藏自是驚人,但紐約的自然歷史博物館
的解說卻是超級清楚詳盡,阿元承認自己沒啥科學神經,但看過它的介紹短片,連我都對演化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了.

逛完知性的博物館,阿元必須到沉淪的Soho讓理性與欲望達到平衡.老實說,阿元到Soho近十次,自問不會迷路,所以地圖也沒帶.結果....當然就迷路囉!
我們在西百老匯路上走來走去,就是找不到熟悉的景物,過了休士頓路,阿元,法蘭克,林旺都累癱也餓癱了.就在路旁找了一家叫Okinawa的小日本館子用餐.阿元點的是天婦羅特餐,法蘭克點的是海鮮麵,餐一上桌,我們都嚇呆了,因為好大一份喔!阿元的盤子上不要錢似的擺滿炸魚,炸蝦,炸干貝,還有半隻炸龍蝦,
法蘭克的碗裡則是滿滿的鮭魚,蝦子,干貝和蔬菜. 非常遺憾,阿元想起拍照時,食物只剩下一半了.
其實,阿元一直有個夢想-我想寫美食誌!
(不青元:是看美食誌點閱率高吧? 阿元:對呀!)
可是阿元遭遇到最大的困阻是,食物一上桌,阿元的神經系統就完全被消化系統控制,阿元除了把食物放進口,什麼別的事都沒法做,等到阿元想起該給食物拍照時,往往已經盤底朝天,沒東西拍了.
飯後,法蘭克去買了份Soho觀光地圖,阿元才發現百老匯路還有東西之分,又是一番折騰,阿元到Broad Road和Prince Street交會口時已接近八點了.很快逛Victoria's Secret和Sephora(不青元:Not Again!).阿元一行人才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到飯店休息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