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旺前幾天忽然跟我說:姊姊說妳是理想中的媽媽

那是姪女前年來跟我們過暑假時告訴他的

能等一年半才說出來,這孩子也算藏得夠深了,哈哈

我答:那一定是因為她沒看過我生氣罵人的樣子吧?

阿旺笑:對

那你覺得我是理想中的媽媽嗎?

不錯啦~

 

過年大家都以簡訊拜年

這對有打電話障礙的我來說,是一種大解脫

好友傳來問候,祝福我一家平安

問她家裡可愛千金的近況

她回道

IMG_7126.JPG    

謝謝大家不棄嫌,對我評價如此之高

那我就不客氣野叟獻曝一番,和您分享一下我和小犬的相處之道

 

回台灣與好友把酒言歡,席間談到阿旺說朋友告訴他自慰很舒服

好友們都很驚訝,他怎麼會連這種事都跟我們分享?

對阿旺而言,我和法蘭克就是他的兩個成年朋友,向我們諮詢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

和孩子做朋友,雖是老套至極的老生常談,但大部分的父母能做到什麼地步?

做朋友就必須平等,一邊高高在上逼迫另一邊要服從,這友誼,如何展開?

對阿旺,我們從不會要求他乖,也不會稱讚他乖巧聽話,因為"乖"本身就建立在停止思考之上

作為一個人,獨立思考是最重要的能力,我期待他越早具備越好

四年多前的總統選戰兩黨代表是馬英九與蔡英文, 阿旺當時在美國住久了,不知道小英是誰,他問:蔡英文是美女嗎?

我和法蘭克都笑了:算不上漂亮,但很聰明

阿旺不信,回家Google後說:還好嘛~

不人云亦云,這才是科學精神,哈哈

 

我發現,為了達到溝通的目的,顯而易見的直路常常是行不通的

像是小孩亂丟東西,氣沖沖地罵他:每次東西都不收好只會亂丟,我不是你的佣人,你自己收

這樣,有效嗎?

第一、不要翻舊帳,不要用"每次都這樣"開頭,這樣只會給他不用改&不能改的錯覺

第二、如果收東西是佣人的事,叫他做等於把你這個佣人的事轉到他這個佣人身上,他不會心甘情願的

我的作法:(甜膩娃娃音)旺仔~快來看!!!你的衣服在欺負我,從抽屜跑出來把家裡搞得亂七八糟,快來幫我把它們抓回去

這方法~超好用!!!!!

 

去京都遇上下雨天,逛金閣寺時我們都是濕淋淋的一身狼狽,阿旺應該是覺得悶,一路上都在踢路上的小石子

我先不說什麼,尊重他壓力抒發的方式,等了一會兒才輕聲說:寶貝,擔心你回去洗鞋子和幫鞋子補色太累,要不要別再踢石頭了?

他立刻就停

他的鞋是麂皮New Balance,黑色麂皮部分褪色得很厲害,我曾幫他用黑色眼影補色過,出國前他自己又清潔鞋面兼補色了一遍,所以知道有多麻煩

如果我說:別再踢了,他只會覺得我嘮叨

如果我一直幫他擦鞋,他也不會知道擦鞋子的辛苦

用為他著想的方式與他溝通,目標才能立即達成

 

真的不敢說自己是什麼理想中的媽媽

我只能期許自己

不要嘮叨

不要干涉

不要有太多意見

阿旺從和我臍帶分離的那刻開始,就是獨立的一個人

尊重他

支持他

是我的責任

但他不必完全聽我的,我也不必為他而活

因為他有他的人生道路,我,也有我的

如何當一個理想中的媽媽?

我想就從

別把孩子變成自己理想中的小孩開始吧?

 

 

 

IMG_7420.JPG 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